Web 3.0:一场危险的社会实验

Web 3.0的改变是,通过区块链等去中心化技术,使价值关系回归到“谁创造,谁拥有”。

作者 | Amelie

一个集齐了区块链、比特币、NFT、元宇宙的大一统体系。

你知道什么是Constitution DAO吗?你听说过Axie Infinity、ChainRoblox吗?或许你对这些英文单词还比较陌生,但是Web 3.0一定会是你近期经常看到的一个词。事实上,前述物种都是Web 3.0体系中最火的玩法和应用。

已经很少有新的技术像Web 3.0这样,派生出如此多新鲜的概念、词汇、玩法:

这里有宣扬“共建”的去中心化组织DAO,类似于一个个小型的经济社区,人们主张群众投票、群众决策;

这里有号称要干翻一切中介的去中心化金融DeFi(Decentralized Finance),当然,几个月内资产价值翻30倍、300倍,都不算夸张;

这里还有去中心化的元宇宙,正在24小时不间断的游戏中重建世界运行的规则……

Web 3.0是一次足够颠覆的技术革命,大佬们正在为人类略显贫瘠的想像力所能企及到的前景而争执。

持反对票的Blockstream开发者Grubles、Twitter创始人之一杰克·多西(Jack Dorsey)说,Web 3.0只是VC赚钱的概念性工具;

硅谷知名投资机构A16z合伙人Chris Dixon则是Web 3.0的坚定支持者,他炮轰反对者,“首先他们无视你,而后嘲笑你,接着批斗你,再来就是你的胜利之日。”另一位合伙人Marc Andreessen甚至将Jack Dorsey的推特账号拉黑;

马斯克态度比较暧昧,他认为,“Web 3.0只是营销术语”,但随即又赞同,预测未来最好的方法就是着手搭建它。

大佬的站队跟各自的背景、利益不无关系,也正因为此,任何人都无法在这场足够新的技术浪潮面前充当权威。

互撕、争议、投机、暴富、群众运动,都在Web 3.0世界中上演。一些技术颠覆者正在涌现,一些新的社会模型正被探索,一场危险的大型社会实验,也拉开了序幕。

比元宇宙还火爆?

当国内还在热议“元宇宙”的时候,美国已经拉着监管层开始探讨元宇宙背后的世界体系——Web 3.0。

12月9日,一场探讨Web 3.0未来的国会听证会召开,来自FTX,Circle,Coinbase等六家加密公司在国会议员面前为“加密货币”、“Web 3.0”等新物种极力陈词、呼吁监管。

其中,身着一身黑色西装、带着一副棕框眼镜的Brian Brook——BitFury的首席执行官,对Web 3.0的来龙去脉做了一段5分钟说明,因其陈词清晰易懂而不带一句废话,创造了大会的“高光时刻”,让“Web 3.0”在美国彻底火出圈。

在这之前,国会对加密货币的讨论多是质疑、批评,而这场会议上,绝大多数议员释放了积极态度,这种前所未有的转变或许意味着,监管层开始接纳、并重视Web 3.0了。

这波大火之前,预热发生在去年夏天。

DeFi即去中心化金融,它是Web 3.0世界中的金融市场,能为Web 3.0应用提供融资、支付、发行、上市、流转等服务,包括抵押借贷的基础设施等。

2020年6月~10月,一场被称作“DeFi之夏”的运动在币圈短暂地爆发、破灭。人们疯狂于一种叫“Yield farming”的游戏——只要你为平台提供流动性,例如质押稳定币或者有价值代币,在平台交易,放款,借款,就能获得该平台发送的代币作为奖励。

这场游戏上演了许多经典画面:

暴富自然少不了,例如,YFI代币在不到2个月时间内从6美元暴涨到超过3万美元,翻了5000倍,而它只是成千上万DeFi项目中的一种;一种荒诞的幽默流行起来,SushiSwap、BurgerSwap、Cream Finance等数十种围绕食物主题的项目盛行;黑客如影随形,在8月的某天,黑客仅用了34分钟就盗走了总价值约6.1亿美金的加密货币,事后声明只是为了“好玩”……

人们第一次见到了Web 3.0体系中大规模的金融应用爆发,尽管很短暂,但这种刺激的滋味,尝过一口再也忘不了。

在这之后,Web 3.0很多应用在其他领域开花结果。

例如,“万物皆可NFT化”在今年盛行,而NFT的本质,属于Web 3.0去中心化架构之上的非同质化代币资产。它吸引了很多名人前来“玩耍”,Twitter CEO杰克·多西把自己的第一条推文变成NFT并高价出售,姚明创立的葡萄酒庄园推出限量版NFT收藏品”THE CHOP”, 马斯克要将一首关于NFT的歌做成NFT出售……

再例如,一款名为“Axie Infinity”的游戏成为黑马,它把游戏中的精灵做成NFT,允许任何玩家控制自己的宠物战斗、收集、养成并建立自己的“精灵王国”。今年8月数据显示,其当月最高日收入达1750万美元,同时DAU(日均活跃用户数量)突破150万。

出乎意料的是,80%的玩家来自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和拉丁美洲等不发达国家,许多用户表示,Axie成为了一种谋生手段。

还有许多搜索引擎、浏览器也使用了去中心化技术,在今年异军突起。例如成立于16年的Brave浏览器,主打“区块链上的注意力市场”。用户在浏览器中产生的账户数据、浏览数据只保存在本地,并保持加密。如果用户愿意浏览广告,则可根据数量与时长,获得平台70%的广告收益分成。

金融、娱乐、搜索、电商、社交……你能想到的几乎所有应用,都有Web 3.0创业项目涌现。毫无疑问,一个全新的世界正在开启。要理解规则,绕不开一个根本问题:

到底什么是Web 3.0?

理想中的去中心化

最本源的解释还得追溯到2014年。当时,以太坊联合创始人Gavin Wood首次提出“Web 3.0”一词。他在《我们为什么需要 Web 3.0?》一文中这么解释道:

“Web 3.0是一组兼容的协议……这些技术为用户提供了强大且可验证的保证,即他们所接收的信息、他们提供的信息、他们所支付的信息以及他们收到的信息。通过授权用户在低门槛的市场中为自己行动,我们可以确保审查和垄断机会的降低。”

还有大佬将Web 3.0与比特币做了类比。

发行了两只加密货币投资基金的风投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A16z)合伙人Chris Dixon在访谈节目中表示,Web 3.0是一个由用户和建设者拥有的互联网,它类似于比特币,最初会有某种研发组织帮助创建这些协议,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公司会逐渐消失,互联网价值或控制权归于网络用户。

给大佬的解释划个重点——Web 3.0是一套全新的互联网体系,关键词是“反垄断”、“对抗平台”、“用户所有”。

CSDN副总裁&柏链道捷CEO孟岩告诉「甲子光年」,四个问题有助于我们进一步勾勒出这套体系的基本框架:谁创造它?它归谁所有?它由谁管理、控制和支配?它创造的价值如何分配?

Web 1.0时期,Netscape、谷歌、百度等公司凭借浏览器和搜索引擎称霸互联网。你可以将它看成是“传统报刊杂志电子化”的阶段,内容创作者为平台所雇佣,生产文本、图片、视频,用户为平台所投喂,只读不写。

这种模式下,用户只是过客,创造权、控制权、管理权、收益权均归平台。

Web 2.0创造了更开放的时代,Facebook、YouTube等社交应用让距离不再成为问题,但这也是最不公平的一代,价值关系被悄然扭曲了。

一桩桩隐私泄露案件让平台与用户的矛盾变得难以调和,棱镜事件、Facebook泄露用户隐私、谷歌被控悄悄追踪用户……丑闻的根源是,用户在平台上提供内容、贡献数据,却不属于他自己。

用户创造,但平台所有、平台控制、平台分配,这是Web 2.0的本质。

Web 3.0:一场危险的社会实验

Web 3.0的改变是,通过区块链等去中心化技术,使价值关系回归到“谁创造,谁拥有”。用户创造的内容归用户所有、用户支配,其创造的价值,也可以根据用户与他人签订的协议进行分配。

孟岩告诉「甲子光年」,进入Web 3.0的世界,首先要经历意识形态转变:你需要真正“为消费而付费”,理解“免费的才是最贵的”。

数据与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同为生产要素,其有价值,可登记、抵押、融资、交易,这已经在2020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中明确指出。

“如果有人免费拿走你的土地、劳动力,还能拥有转售的溢价权,你会怎么想?” 孟岩告诉「甲子光年」,“现在这种情况正在数据领域发生:你的数据资产被Web 2.0的平台无偿占有,却会感谢它,因为它免费提供了平台服务,这种意识形态需要转变——你应该真正为消费而付费,前提是没有人攫取你的价值。”

信仰这套价值观的人们已经勾勒出了Web 3.0世界的大致框架:

基础设施层,围绕最核心的技术区块链,去中心化存储、计算、网络节点、支付等技术正在蓬勃兴起。

例如,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V神)在最新的公开演讲中分享道,以太坊扩容方案Rollup可以扩展到每秒大约4000到5000笔交易。假设整个以太坊生态都可以使用Rollup,那么其速度将达到每秒10万笔交易量之多,足够支撑大规模应用运行。

在应用层,项目正在井喷,Dline、Parler等社交应用,Indorse等职场APP,Axie Infinity 等游戏应用,Metamask、Imtoken等金融钱包,正企图渗透衣食住行的角角落落。

孟岩告诉「甲子光年」,许多创业者正在奔向Web 3.0市场。在未来,Web 2中所有已经被验证过的成熟应用,都将被平移、复制到Web 3.0中,与此同时,新的世界还在创造诸如NFT等新玩法。

不过,去中心化的设想固然美好,但落实到现实中,总会出现差距。

有去中心化应用的地方就有加密货币,有加密货币的地方,就有人在疯狂地追逐财富中迷失。

在投机、泡沫中前行

如果你在12月24日持有一个OpenDAO代币SOS,那么短短3天内,你将收获30倍增值空间。

这个项目在没有任何宣发的情况下突然兴起,并疯狂空投代币,围观者众多。随着代币价格不断暴涨,质疑炒作的声音逐渐多了起来,加密货币社区Canary Collection联合创始人osf在推特上质疑了随机空投代币行为的合理性,并呼吁人们不要非理性参与。

比炒作更严重的是诈骗风险。DAO超级生态成立于海南,据官方宣传,其旨在构建一个连接用户与商家商业行为价值的新型商业生态。今年以来,该项目打着高收益的旗号,不断拉人加入。

然而目前,在各大贴吧、网页与微信群中,“提现困难”、“跑路”的消息不断爆出,许多网友分享了被“割韭菜”的惨痛经历。

区块链数据平台Chainalysis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全球加密货币诈骗使投资者损失了77亿美元,较2020年飙升81%,其中最突出的是一种被称为“拉地毯”的新骗局。

概括来说,这种骗局打着游戏的名号,推出加密货币,源源不断吸引买家进入,然后突然在某个瞬间卖掉所有代币,使得代币价值跌至零元。

据法新社报道,由于难以发现和锁定幕后操纵者,加之许多国家缺乏对加密货币的监管,迄今尚无对这类欺骗提起刑事诉讼的先例。

今年大热的NFT也不如表面这般光鲜亮丽。据区块链数据分析公司Chainalysis援引Opensea数据显示,在被列入白名单(在特定期间内,允许某些人以比其他用户低得多的价格购买 NFT 的做法)并随后出售其新生成的NFT用户中,75.7%的人都获利了,而没有被列入白名单的用户只有20.8%获利。

换句话说,少数列入白名单的内部人士由于拥有特殊的低价购买权,得以攫取利益,而大部分人几乎不可能获得超额回报。

这便是Web 3.0不太光鲜的B面。正如O’Reilly创始人Tim O’Reilly所言,Web 3.0是当今投机过剩的一个缩影,这个经济体充斥着欺诈。

加密货币、NFT,这些元宇宙的基础设施,正给虚拟世界带来“原罪”。不仅如此,因为缺乏监管,它还会暴露出更多治理问题。

央视财经曾指出,去中心化机制并不等于去中心化结果。元宇宙从逻辑上绕过了对平台与中介的需求,却无法阻止虚拟资产向投资大户与机构倾斜。在没有监管的情况下,不仅会有垄断,甚至会有资本暴力的情况出现。

除此之外,由于平行世界在24小时运转,玩家很容易沉迷,在元宇宙中模糊了游玩与劳动的边界,这又何尝不是另一种被剥削的“社畜”?

除了资本上的混乱,Web 3.0还引发了前卫的社会实验,暴露出更严重的社会问题、监管问题。这或许是摆在人类面前,比财富效应更加复杂、更加棘手的难题。

从技术变革,到社会实验

Web 3.0掀起的很多应用,已经背负有“实验”的意味了。

DAO,即去中心化自治组织,是Web 3.0最基本的组织方式。它由民众自发组建,每个组织有着共同的目标或价值观,任何决策都需通过成员民主投票完成。

Friends With Benefits(FWB) DAO是一个典型的DAO组织,一年之内,它集结了全球1500万文化爱好者,在欧洲和北美举办了会员活动,创建了自己的票务系统,并将推出自己的期刊平台,供会员交流艺术、政治、生活等方方面面。

这个组织的通行证是FWB代币,不同数量可以解锁不同功能。例如1个FWB,可以用来阅读社区博客,75FWB以上,可以访问FWB在全球各地的分支DAO,与不同社区成员交流。

如果这种建立在代币基础上的兴趣社交只是小试牛刀,那么刚过去不久的Constitution(宪法) DAO,甚至显得有些魔幻。

该组织中一群自发的加密信徒,想要在拍卖会上购买美国宪法的原件。如果竞拍成功,他们可以投票决定是否公开展览这份宝贵的宪法副本,如果失败,那么也由成员决定资金去向。

参与者们赋予这场活动以“让宪法回归人民”的运动式意义。短短一周时间内,在没有任何领导、监管的情况下,群众自发筹集了4000多万美元,这种壮举我们上次见到,还是在今年年初GameStop股票上。

然而,Constitution(宪法)DAO后来并没有在拍卖中得利,经过激烈的讨论,该组织最终决定关闭,并无限期让贡献者退款。

其关闭公告这样写道:“这个项目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它向整个世界表明,一群互联网朋友可以利用Web 3.0的力量来面对一个看似不可逾越的目标,并在一个不可能的时间内取得令人难以置信的结果。我们真诚地希望,这个项目将激发许多其他项目,从每个参与者的热情和成就中获得灵感,利用Web 3.0的力量对世界产生积极影响。”

Web 3.0:一场危险的社会实验

Mask Network创始人Suji Yan在公开采访中的发言代表了许多Web 3.0拥护者的心声,“DAO让真正的参与者、劳动者同时也成为了股东和利益拥有者……它打破了已有的民族、国家的界限。”

如果说DAO只是局部的社会组织,做着前卫的社会实验,那么有些游戏,已经试图探索社会运转秩序了。

ChainRoblox的元宇宙游戏世界基于真实的谷歌地图打造,与现实世界类似,这片元宇宙包含地块、城市、国家、星球四个层次。用户可以选定国家,并支付CAX代币来购买和建设土地,用于自住、商用或是其他目的。在这个元宇宙中,你所拥有的任何资产,都可以货币化,并通过挖矿、交易等策略,创造流动性,获取升值空间。

当前,这个游戏的玩家们正在虚拟世界中尝试构建起一套经济、政治、社会治理等方面的新制度,探索新的社会模型。

很多类似ChainRoblox去中心化元宇宙游戏正在构建,开发者们只负责建立元宇宙世界基本的物理规则与经济规则,规则一旦建立,trigger被触发,游戏在平行世界中24小时运转,不受任何人、公司或组织掌控。

Web 3.0的拥护者们强烈反对中心化的元宇宙,在他们看来,以Facebook为首的巨头构建的中心化元宇宙才是最危险的——巨头构建了一个全新的虚拟世界,当其吸引了足够多人群进驻、沉迷,巨头将成为这个世界的“神”,不仅可以随意修改规则,甚至掌握着每个人的一举一动,真正凌驾于监管之上。

这些鄙视中心化的应用,正在创造着一场前所未有的大型社会实验。他们宣扬共建文化,企图用去中心化技术革命掉攫取者、垄断者,甚至是一些监管者。然而,频频破灭的泡沫、爆发的诈骗案件,也成为自由的代价。

在《技术革命与金融资本》一书中,作者曾指出,几乎每一次重大的工业转型,包括第一次工业革命,蒸汽动力时代;钢铁、电力和重型机械的时代;汽车、石油和大规模生产的时代,还有互联网,都伴随着金融泡沫。

开始是新技术的基础设施发展期,金融资本将试图在其中寻求持续超额回报。之后是泡沫破裂,市场修正。再之后,技术大范围普及至应用,迎来成熟期,最终资本转移到下一个新技术革命领域,循环上述过程。

Web 3.0也没有例外。正如Tim O’Reilly所说,比起那些轻松的财富故事,我们更应该关注去中心化技术与现实生活的接口,专注于那些解决信任、身份和去中心化金融方面的难题。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