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厂工人之子到百亿美元区块链项目掌门人:Polygon 创始人们如何成长起来

Polygon 联合创始人 Jaynti Kanani 和 Sandeep Nailwal 谈到了自己的成长故事、项目的起源和发展。

撰文:Chandra R Srikanth

他是一位钻石工厂工人的儿子,曾经住在印度古吉拉特邦艾哈迈达巴德郊区的一所小房子里,经常为付不起学费而痛苦挣扎。他当时的抱负是找到一份体面的、有薪水的工作,以帮助偿还父亲的债务。不过,命运显然为 Polygon 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Jaynti Kanani 安排了更好的方向——Polygon 是一个在印度诞生的区块链协议,最近市值超过了 100 亿美元。

钻石厂工人之子到百亿美元区块链项目掌门人:Polygon 创始人们如何成长起来

Polygon 数周前宣布拿到了 NBA 达拉斯独行侠老板、亿万富豪 Mark Cuban (美国商业竞赛类综艺节目《创智赢家》「Shark Tank」中的明星投资人)的投资,因此声名大噪。Polygon 也得到了天使投资人 Balaji Srinivasan 的支持。该项目的愿景是在以太坊区块链上提供更快、更便宜的交易,Polygon 的代币 MATIC 已经跻身全球市值前 20 大加密代币之一。

该项目以前称为 Matic Network,由 Kanani、Sandeep Nailwal 和 Anurag Arjun 于 2017 年底创立,塞尔维亚工程师 Mihalio Bjelic 稍后作为联合创始人加入。 Nailwal 设立了印度的抗击新冠疫情基金,该基金最近从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那里获得了价值超过 10 亿的柴犬币捐款。

金融门户网站 Moneycontrol 的编辑 Chandra R Srikanth 最近就 Cuban 的投资、Polygon 的起源和愿景,与 Kanani 和 Nailwal 进行了交谈。

一下为采访内容摘录:

你们如何打动了《Shark Tank》中的巨鲨 Mark Cuban?

Kanani:Mark Cuban 在投资 Matic 之前,他就是我们的用户。他一直非常频繁地使用 Polygon 上面的应用。 老实说,这是触发这笔投资的一个主要原因。 当时我们想问问他是否有兴趣,于是联系了他。他非常乐意投资 Polygon。我想我们是他投资的第一个印度加密项目。Mark 的加入,对印度加密生态系统而言也是一个伟大的时刻。

Nailwal:你一定看过那些 NFT,例如 (基于) Elon Musk 和 Jack Dorsey 的推文铸造的 NFT。它们是使用基于 Polygon 协议的 DApp 构建的。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他已经知道我们产品的市场契合度。

Kanani:我想很多人不知道马哈拉施特拉邦政府,他们使用 APP 检测新冠结果,这也是在 Polygon 上进行。 人脉可以在 Polygon 上查验自己的新冠测试结果。很多人都在使用 Polygon,但他们不知道。

带我们了解当时 Polygon (当时叫 Matic Network)的起源故事。 它是怎么来的?

Kanani:我在 2017 年入职 Housing.com。在看到以太坊区块链的巨大负载后,我于 2017 年底创立了 Matic。 当时以太坊出现了拥堵,人们在疯狂使用 CryptoKitties,我想尝试一下为以太坊扩容。每当尝试在以太坊上部署任何东西时,都需要扩容性,否则将支付高额的费用,并且需要等待几分钟来确认交易。 所以在那时候,我启动了 Matic 项目。我是在加密社区小组中认识了 Sandeep,认识 Anurag 是因为他和我在同一个共享办公空间工作。我向他们两个人推荐了 Matic,他们同意作为联合创始人加入。我们在 2018 年初一起全力投入。

作为古吉拉特邦钻石工厂工人的儿子,你在是卑微的环境中长大。 而如今 Matic 的市值已超过 100 亿美元。让我们了解一下你的成长路程吧。

Kanani:我在艾哈迈达巴德的郊区长大。 可不是艾哈迈达巴德市区,我父亲在郊区租了间小房子,我们在那里长大。在我上学的时候,我们没有钱付学费。但幸运的是,我念完了高中(10 年级)、大学预科(12 年级),然后进入了家附近的 Dharamsinh Desai 大学,在那里完成了我的工程专业学习。 我的目标是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偿还我父亲为我们的教育和我姐姐出嫁所欠下的债务。所以我加入了浦那的 Persistent Systems,工资是每月 6,000 卢比。我父亲因为视力问题退休了,他当时已经看不清钻石的形状,所以我不得不寻找下一份工作,幸运的是我找到了一份全职工作。 我曾经在上班之余启动多个副业。 我加入了 Sumit Maniyar 的一家初创公司,后来他创立了 Rupeek。 然后我加入了 Housing.com,自己又创立了 Matic。我一度负债累累,因为我为结婚贷了款。我从没想过自己会创办一家价值十亿美元级别的公司。

今年 2 月 Matic 更名为 Polygon,给我们介绍一下 Matic 2.0 将如何演进?

Nailwal:我们最初是从(以太坊)扩容解决方案开始入手,解决方案是建立在 Plasma 上的,那个时候 Plasma 真的很火。当时每个人都希望在以太坊之上打造一个 Plasma 扩容解决方案, 但是以太坊社区转向了多种不同类型的扩容解决方案,如今 Optimistic rollups、 ZK rollups 拥有更多的研究者、曝光率。

另一个问题是因为我们是从印度开始创业的,我们没有大型风投的支持——我们俩都没有印度理工学院毕业生的光环。 因此,我们不会立即得到 VC 的关注,尤其是在印度的加密货币领域,你知道,这个行业在印度存在不确定性。

我们不得不砥砺前行。如果没有上述不利因素,像我们这样的项目可能早已经筹集到 5000 万美元、1 亿美元的融资,然后高举高打。我们不得不脚踏实地得去努力。 我们想找到一种方法来支持上面提到的这些以太坊多种扩容解决方案。我们拥有的应用比该领域的任何人都多。我们还让从事类似工作的 Mihalio Bjelic 成为了联合创始人。

我们说过,让我们在中间层提供各种不同类型的扩容解决方案。这不仅仅是品牌改名的问题,而是从单一解决方案方法扩展到多种解决方案。 而 Mihalio 的加入,也让我们成为一个全球团队。

Kanani:我同意 Sandeep 的说法,这不是一夜之间的爆红。我们有过很多的痛苦时刻。

在加密货币监管方面,印度走到了关键的十字路口。 对你来说最好的情况和最坏的情况是什么?未来可能出台的法规将如何影响 Polygon 和 Matic 代币?

Kanani:所以对我们来说, Polygon 项目的实际网络是去中心化的,甚至我们也无法控制,因为它由世界各地的数百个验证器和网络运行。如果你想关闭或改变任何东西,你办不到——这就是它的美妙之处。 目前我们是全球性的,甚至联合创始人也在世界各地。

Nailwal:我们构建整个企业和一切的前提方式是:它不受印度监管行为的影响。我给你解释一下。我们的代币实体注册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我们与代币实体交互的实体注册在新加坡。在印度,我们有一家研究公司,通过为新加坡这个大实体所做的工作获得了资金。印度员工直接从他们的银行账户中收到钱。

谈一下交易和用户数量,当前的规模是多少?

Nailwal: Matic Network 每天进行 500 万笔交易,以太坊每天进行 170 万笔交易。Polygon 是一个可扩容的网络,交易吞吐量会更多,但它现在已经是以太坊的 3 倍……

除此之外,看一下我们的流通代币(占我们总供应量的 60%),估值约为 140 亿美元。在用户方面,Aave 是 Polygon 上推出的最大 DeFi 应用之一,与他们在以太坊的 26,000 名用户相比,他们在 Polygon 上拥有 30,000 多名用户。总的来说,在 Polygon 上,我们有接近 100 万个唯一地址,占到今天以太坊地址的 30-50%。Polygon 能够吸引这些新用户,因为它是一个扩容平台,因此我们能够吸引散户。

一个经常被问到的问题是,在印度会有哪些落地的实际应用?

Kanani:有与新冠相关的应用,是一家初创公司为马哈拉施特拉邦政府开发的。 我认为这是一个很棒的应用,您可以在无需第三方介入的情况下,在区块链上查看自己的核酸测试结果。您还可以使用区块链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汇款,无需任何第三方即可转账。 Nailwal: 是的,例如这些汇款用例中,初创公司必须遵守印度外管局(FEMA)的法规等等。

例如,有个马哈拉施特拉邦政府用例,我会给你讲一个真实的例子,对加密没有那么深入的人也都会理解。想象一下我是一家餐馆,在马哈拉施特拉邦的某个地方,我想验证您是否接种了疫苗。我有两个选择……政府可以推出一个网页,可以在其中放置您的 Aadhaar 卡或其他东西,然后我可以进行扫描。问题是政府必须维护这个应用的运行,对吧? ……您一定已经看到了印度国家铁路(IRCTC )和所有这些政府网站,它们通常都关闭了,因为巨大的流量让它们不堪重负。但是在这里……一旦政府获取您的地址,然后将其放在区块链上(进行检验),是否接种了疫苗(一目了然),然后不需要与政府打交道了……因此,扩容是我们一直在向很多人推销的一件事,尤其是公共产品数据,政府有很多可以用于公共产品的数据。 这些可以放在区块链上,像印度这样的国家可以从中受益匪浅。

您想对家人说些什么?你怎么让他们搞清楚 Polygon 和 Matic 是什么?

Kanani:老实说,我的家人,他们不了解 Polygon。 老实说,我不确定我的父母是否理解我的所作所为,所以我没有办法让他们理解。对于能够理解的人,我只能说,我正在构建在不久的将来服务于银行业及一切行业的基础设施。

Nailwal:说服我的岳父母的过程曾经让我很痛苦。他们问了我妻子好多次,这是不是非法的?这家伙是不是个法外狂徒?直到现在新闻媒体开始报道我们的新闻,他们才说,好的,他是在干正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