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公司开50万年薪聘请新媒体主管因没给猎头服务费承担违约金

合同签署一个很重要的内容就是契约精神,如果违反相关约定,便要承担违约责任。在人力资源服务里,有时用人公司委托猎头招聘员工后,不告知猎头最终聘用情况,想要省去一笔服务费。不过,结果却往往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一、案情简介

2018年7月,埃摩森人才服务(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埃摩森公司”)与比特大陆(深圳)区块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比特公司”)签署《埃摩森猎头服务合同》,约定比特公司委托埃摩森公司寻访职位,候选人上岗之日起五日内,比特公司应支付服务费的70%;候选人度过保证期五日内,比特公司支付剩余服务费。若比特公司未提前告知候选人录用情况,视为私下录用,比特公司应按候选人年薪50万元一次性支付金额服务费及一倍违约金。

2018年8月,埃摩森公司向比特公司发送候选人推荐报告电子邮件,向比特公司推荐唐某为新媒体主管。之后,比特公司对唐某进行了面试。

面试后,比特公司未向埃摩森公司告知唐某录用情况,也未支付服务费。

埃摩森公司通过与唐某本人联系,得知其入职了比特公司,之后又离职,比特公司曾委托第三方为其缴纳社保。

埃摩森公司了解情况后,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比特公司支付服务费和违约金。

二、核心法律问题

这个案子的核心法律问题是:比特公司是否构成违约,是否应向埃摩森公司支付违约金?

三、法院裁判观点

在本案中,法院认为,埃摩森公司与比特公司签订的《猎头服务协议》合法有效,双方均应恪守履行。埃摩森公司按约向比特公司推荐了相关职位候选人唐某,唐某已被比特公司录用,故埃摩森公司推荐有效。

比特公司在录用唐某后,未提前书面告知埃摩森公司候选人录用情况,属私下录用行为。依据8.4条私下录用“甲方应按候选人年薪50万元一次性支付全额服务费”,故比特公司应按年薪50万元的20%支付服务费100,000元。此外,埃摩森公司调整违约金为服务费的30%,于法无悖。故比特公司应当支付的违约金为30,000元。

四、律师实务分析

我国合同法第107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第109条规定,当事人一方未支付价款或者报酬的,对方可以要求其支付价款或者报酬。因此,在埃摩森公司已经按照合同约定为比特公司推荐人员、比特公司经面试录用后,比特公司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向埃摩森公司支付服务费。比特公司选择不告知也不支付,便已构成违约行为。

对于违约金的金额,双方合同约定按照服务费的一倍支付违约金,很显然此约定金额较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29条,当事人主张约定的违约金过高请求予以适当减少的,人民法院应当以实际损失为基础,兼顾合同的履行情况、当事人的过错程度以及预期利益等综合因素,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予以衡量,并作出裁决。当事人约定的违约金超过造成损失的百分之三十的,一般可以认定为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的“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

因此,埃摩森公司在庭审中将违约金调整为服务费的30%,法院也予以了支持。

—-

编译者/作者:区块链律师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