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bie:Web3到底是什么?

Web3在今年成为了一个非常流行的词汇,人们经历了NFT的狂热,并且科技圈一些有敏锐嗅觉的人也在推特上开始大谈Web3。

在2021年,只要提两个词就可以让你快速的从那些具有批判性思维的投资者那里获得融资,一个词是元宇宙,另一个就是Web3。恭喜你,你现在有10亿美元可以运行项目,因为你学会了两个时髦的词,而且你上了一所好学校,祝你好运。

Cobie:Web3到底是什么?

尽管有很多意见领袖发表了大量没有新意的文章,但人们就Web3到底是什么仍没有达成共识。它取决于你属于哪个群体,不同的社群对Web3的定义不一样:Web3是一场骗局,Web3是未来,Web3是代币化的世界,Web3只是加密货币的另一个名字。即使是加密货币社区也不能对比特币是否是Web3做出判断。

Cobie:Web3到底是什么?Cobie:Web3到底是什么?

如果没有人真正同意Web3是什么,而且这个词在过去半年才真正成为流行语,那么我认为我们可以得出下面的结论,即Web3还没有真正存在。与此同时,很明显的是围绕着Web3融合了有很多想法和实验,它们激起发了观察者的灵感、创造力或彻底的沮丧。

Web3的意义?

为了避免无意义的争论,我认为更有意义的是思考一下Web3到底有什么用?我们当前是否需要从Web2跨越到Web3?Web3到底要解决什么问题?

我认为有两点对于Web3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主题。

权力的去中心化:人们对中心化的权力越来越不信任。无论是政府、中央银行,还是变得比国家更强大的全球科技巨头。去中心化、行为授权和审查制度的趋势使人们对建立去信任和抗审查的平台产生了新的兴趣,这些平台可以赋予普通人权力、并分化现有权力结构。价值所有权:随着Web2的出现,网络从 “读 ”转变成了 “读和写”。网络变得具有社交化和参与性;用户生成内容的时代开始了。现代科技公司托管来自用户的内容,然后私下将其变成自己的赚钱工具。他们利用我们对社交互动的渴望,用令人上瘾的产品模式对其进行复合,交织广告,并为股东提取所有这些用户生成的价值。当你能够购买成为这些公司的股票时,它们的估值已经达到数十亿,内部人士早就靠这些发家致富了。

一个开放和公平的网络

我理解Web3支持者们的兴奋之情。

一个理想化的未来网络也许能够解决这些问题,它不仅能对这些社会问题作出积极贡献,而且还能使创始人拥有强大的增长和保持的工具,让他们与现有公司竞争。

我们可以建立一个让用户能够分享他们所创造的价值,并增强采用的网络。在这样的网络中,不会有以技术大牛为主的多数统治者来决定我们该谈论什么,或者我们每天必须看多少广告。

也许它可以赋予那些花了数千小时为大公司充当劳动力的普通人权力(他们的注意力被收割为私人股东的利润)。

也许网络可以变得更具有合作精神,而不是一味地榨取。

一切金融化(ponzification)

可能更多的是,我理解Web3批评者的恐惧。

悲观的想法认为未来网络可能到处都是代币化的微交易,在所有可能的用户行为上寻求租金,并需要用户拥有本地代币来正确操作他们的行为。

它可能是一个建立在为了资助失败的项目,向散户投资者出售无价值ERC20代币的网络,它比花几年时间销售广告更直接地榨取价值。

它可能是一个工具较少的网络,不能很好地处理骚扰或虐待儿童内容等邪恶行为。网上犯罪变得更加难以预防。

也许一切的金融化只有利于复杂的算法对冲基金和巨大的早期巨型风险资本,他们在私募种子轮中成为这些代币的主要所有者。

Web3该走向哪条路呢?

如果你能够同时想象一个令人愉快的未来和一个反乌托邦式的未来,我不会责怪你认为最糟糕的那一个最有可能成为现实。现代企业显然使网络变得更加让人讨厌。Cookie权限、gdpr请求、横幅广告、付费墙、抢夺式游戏和付费游戏,这些容易让人期待次优或反用户的变化。

而如果你从外部看加密货币,你真的不能责怪这些局外人看到的是与骗局极其相似的东西。财富效应推动了市场参与者的繁荣和傲慢,而加密货币文化的自我讽刺性质对非币圈的人来说显然是很难理解的。

正是因为人们在过去和现在经历了类似糟糕的经历,才会急切的去屏蔽新的想法,拼命找到它的理论漏洞。你很容易看到去中心化系统可能被利用的例子,同时也很容易找到普通人被代币项目利用的例子。

但与此同时,你也会轻易地发现现有的所有者运营系统中所有权和自我自治的力量。

比特币在十年的时间里从 “暗网毒资 ”变成了机构级的价值储存资产,这个过程没有中央机构的指导。

以太坊从 “技术怪咖的庞氏骗局”发展到一个大规模的所有者运营的网络,每天交易数十亿的价值。

企业、用户和第三方为这两个网络创造增量价值做出了贡献,并在他们之间分享回报。任何人都可以参与,价值可以回馈给他们,而不是只回馈给创始人或金融家。

即使是像ConstitutionDAO这样纯粹有趣的社会共识项目,也可能是用户产生的价值创造在所有人之间共享的一个例子。尽管未能确保宪法,但DAO变得更有价值,而这种价值又累积到了参与者的身上。

也许这种共享所有权可以成为一种强制功能,打破现有的关于科技公司可以或应该如何运作的惯例。

不平等

不平等的现象已经变得越来越明显。在新冠病毒流行期间,资产价格水涨船高,已经很富有的人变得更加富有。与此同时,小企业却在拼命挣扎着,工人阶级几乎瞬间就花光了他们拿到的刺激性现金。显然,超过50%的美国人只有不到3个月应急储蓄。

与此同时,工资增长几乎停滞不前,但在过去的40年里,房屋的成本上升了400%以上。人们已经开始感到被困在一个对他们不利的系统中,负担他们未来的机会正在迅速溜走。

难怪RobinHood零售期权交易商和狗狗币的买家数量会增加。对于那些看不到通过储蓄和投资实现其财务目标的人来说,彩票式的投资已经成为一种可行的选择。

也许一个更加社会主义的股权或代币所有权模式可以作为资本主义对普遍基本收入的回答。与其由国家为家庭印制一点现金,向后代征税来支付这一代人,也许人们通过分享他们所创造的财富可以创造一个更加公平的世界。

如果用户用他们的钱包投票,选择那些能让他们因已经参与的价值创造而得到回报的公司,这些公司将发现巨大的网络效应工具,从而迅速成长并推翻现任者。人们可以选择拥有他们集体创造的部分价值,而不是将其全部放弃给创始人和投资者。

如果其他条件相同,一个获得两种相同服务的用户会选择使把价值回馈给他们的那一种。

完美的构思

当比特币被创建时,它是另一个完美的概念。中本聪发明了可能被证明是历史上最重要的创造之一,把公平的条件提供给世界,让所有人都能参与进来。他们没有私自拿走比特币的份额,也没有给任何私人投资者。他们以与所有其他参与者平等的条件挖矿。是的,他们挖出了数以百万的比特币,因为他们是比特币网络的早期采用者,但他们没有比其他了解比特币的人有更多的优势。

当以太坊创建时,团队预挖了一部分ETH,并举行了一次公开自由竞争的ICO。他们向任何想参与的总共出售了6千万个ETH。当时以太坊的售价约为每ETH 0.30美元。以太坊的创始人确实为自己和以太坊基金会保留了一些ETH。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自然也是最大的预挖获得者,他获得了整个ETH供应量不到1%的份额,这与传统股票相比是一个相当小的所有权份额。

虽然与比特币相比,以太坊的成立没有那么 “公平",但它仍然有一个相对公平和开放的参与模式。到2017年,ICO复制了这种模式,但这种方式随着预售和对内部人的私募开始变了味儿。

到了2018~2019年,对参与者来说,自由竞争的公平条款已经成为过去。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为了试图保护零售投资者,他们对ICO项目进行了执法。监管压力和缺乏明确性导致加密货币建设者从风险投资公司而不是普通公众那里私下筹集资金。非内部人士不再可能以VC现在能够购买的早期廉价条款购买。

你可以关注到一种趋势,那就是从没有创始人奖励的自由竞争的公平启动网络逐渐过渡到了有大量创始人分额、风险资本资助并获得私有化收益,而事情的发展可能还要更悲观。似乎中本聪创造的纯洁和美丽已经被贪婪的人所腐蚀。

但事实是,加密货币现在只是刚刚流行。当比特币推出时,许多人来认为加密货币可能有价值,但这一点并不明显。而比特币证明了它的价值,以太坊则加剧了这种信念。市场疯狂上涨的十年吸引了大量寻求风险的资本。

当中本聪推出比特币时,挖矿的难度非常低,人们能够用个人电脑挖出50枚比特币的区块奖励。比特币未被资本发现的性质使它成为业余爱好者的公平竞赛,而不是对冲基金的游乐场。如果今天有一个项目试图以同样的方式推出,已经富有的人将简单地接管所有的算力并积累所有的代币,为这个新项目的份额支付电费。在这样的环境下,创始人还不如直接卖给他们,从而确保手中有长期可以使用的资金。

我更倾向于在相同条件下向所有人进行公开销售,但我理解创始人不想冒不必要的监管风险,而且与专业投资者打交道更容易,一般来说这种方式的开销也更低。更不用说滥用的融资和2017年大多数归零的ICO项目了。

是建设,还是赚钱?

我认为没有人会争辩说,Vitalik不配拥有ETH的0.7%的供应量,因为他对以太坊的贡献真的很大。我想也没有人会认为中本聪手里的100万枚比特币是用不公平的方式挖出来的。

然而,无法忽视的是,Web3的最大支持者是历史上成功的风险投资家,这一点很具有讽刺性。是的,这些实体正试图通过在打折的种子轮中购买多数份额,成为这个明显的乌托邦共享社区经济体的超级金融家。

我们也不可能忽视抢夺现金的创始人和投资者利用现有的市场动态,创造巨大的牛市项目让自己财富自由。

因此,我认为有四点是大家都同意的。

大家有一个共识,即创始人在为世界创造巨大价值时致富是应得的,也是期待的。大家有一个粗略的共识,即风险投资公司或天使投资人早期资助的项目是在提供服务,当他们资助的项目为世界创造了巨大的价值时,他们应该得到回报。许多人认为这些融资机会应该是公开和公平的,拒绝现有的投资者规则,认为其过于家长制或违背直觉(耶,现在我们可以从VC那里买到顶级的东西!)。

每个人都绝对他妈的讨厌创始人或风险投资人从没有以任何方式为世界贡献价值的项目中获得财富。

不可否认的是,最后一点现在已经在加密货币中普遍存在了。许多前产品首席执行官通过推出代币和做出一些关于NFT驱动的视频游戏的承诺,或者建立一个只吸引两位数活跃用户的 “Web3 “平台,一夜之间就成为了亿万富翁。

总结

Web3还没有真正存在。但是,在资金超级充裕的牛市中评估它的价值可能是对它的一种伤害,同样,忽视相关的市场动态也是不诚实的。

我认为世界上的社会问题和Web2的问题值得解决的,在Web3的承诺中,有很多令人兴奋的东西需要考虑。

我认为开放的、透明的、无许可的系统取代受信任的中央机构对世界是有益的,因为它可以重新平衡和分散权力。

我希望加密货币市场的金融繁荣能够吸引更多聪明的头脑,不再向人们推销广告,而是建立一个更加公平和合作的未来。

但是,如果加密货币创始人太过富有而不再关心项目,而新的网络由晚期资本主义的贪婪者建立,比如让你在Cardano上买一个零碎的小额支付NFT来操作你的电动牙刷,对此我不会感到惊讶。

后记

我知道我被引诱到了一场哲学上的、无能为力的辩论中,这些科技亿万富翁都是在网络的脸书时代致富的。说实话,他们辩论的结果并不重要,因为他们不再是未来的冒险者、建设者。也许他们是金融家,但他们的幂律曲线模型已经假定他们的错误会多于正确。

—-

编译者/作者:Captain Hiro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